联系我们

钱冲古银杏国家森林公园
邮箱:
微信公众号:I-love-anlu
地址:

微信扫一扫

游记欣赏

主页 > 图文欣赏 > 游记欣赏 >

“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”——别样的钱冲美景!

日期:2020-01-18 23:45 作者:admin 阅读:

在一代又一代老人们的口传心记中,小村悠悠忽忽走过了千年光景。

小村有一个美丽的名字——钱冲,这是一个在鄂北山区小得不能再小了的山村,全村同族同根,直到今天也没有超过三百人。小村坐落在山上,几道山梁夹着一道山谷,山谷中老树沧桑,灌木纵横,最宽处不足五百米,由北向南,顺坡而上,一岭突兀而出,它是小村的脊梁,也是小村的发祥地。






 

一条小道从山林中走了出来,弯弯曲曲地绕过一道道山梁;一条小溪穿过一挂挂藤萝,时隐时现地看不见尽头。小溪的两侧择地而居着世代劳作忙碌的村人,房子错落有致,浑然天成。村中和附近山上散落着几十棵千年古银杏树。古银杏形态各异,相映成趣,有的笔直如桦,直插云霄;有的张开似伞,荫及千余平米。其中一棵“银杏王”历经三千多年风雨,仍然枝繁叶茂,巨冠参天,虬枝繁多。

每天早上炊烟伴着朝阳从家家户户灶房顶上袅袅而起,升腾着钱冲村人的生活和希望。闲暇时特别是夏秋的夜晚,人们拿一把蒲扇,坐在银杏树下的石头上,各自述说着家长里短,憧憬着山外的世界,其乐融融。在村的两侧对称分布着小村的三大古物——石碾、老宅和水井。

石碾是小村的见证者,它目送从这个村子里走过的东晋张昌、元末陈友谅农民起义军,见证了李先念率部在此战斗三个春秋,也认真地端详着新嫁进这个村子里的每一个媳妇。石碾揣度着每一家每一户的苦乐酸甜,是它一直伴着小村走过了漫长的日子,直到今天从没有停歇。

水井是小村的魂,它深百米,井水清冽甘甜,终年不枯。井口那坚硬的条石被划成三道凹得很深很深的口子,是钱冲多少代少女少妇送晚霞迎曙光,用青丝勒成的一道风景。

老水井旁有一老宅,是新四军五师医院旧址。老宅有多老?一百年?五百年?老宅被春夏秋冬复写了一季又一季,被日月剥蚀了一年又一年。即便是时间走远了,日子走远了,老宅仍是那样苍劲。






 

老宅通向田野通向山外的路径不露声色,淡淡无言。然而,从老宅那些斑驳的风物中得以佐证:老宅铺设的阡陌路径,光洁而凹陷不平,是钱冲人祖祖辈辈的汗水滴蚀和鞋底亲吻的痕印;老宅是一尊岁月雕塑的老人,荣耀与辉煌、幸福与欢乐、悲苦与烦忧、喧嚣与静默、忍辱与负重,一切都演绎在其中。

老宅后面的古银杏树究竟有多老?五百年?一千年?那些交错的枝节,还有垒爱巢于枝节上的那窝喜鹊,永远是小村朦胧的诗句,是解读和品尝小村优雅的意境。老宅虽然已成为历史的痕迹,但它装饰了绵延不绝的岁月。

老宅墙壁斑驳,墙边的老玉米,静静的风车,宁静而和谐。向前走去是一山顶,放眼眺望,那一抹深青在苍然暮色中随着层层线条荡开、淡去,山脚下田如镜,屋如豆,草如芥,人如蚁,就如同一幅淡淡的水墨画。






 

小村的不同之处,在于在村尽头的山坡上,是一片坟茔,这也是钱冲所有故人们的最后归宿。茔地的中央并排挺拔着几棵古银杏树,枝繁叶茂,生机盎然,是它们在不断地昭示着钱冲未来和希望。

如今的钱冲成为旅游之地,在一棵棵古老的大树或一块块光滑的石板上,无不斑驳着小村从岁月深处一路走来的沧桑和文明,向人们述说着小村依附着时代的兴衰与荣辱……